沃爾瑪4店撤離哈爾濱 新零售推動傳統賣場轉型升級

2018年,是沃爾瑪進入中國市場的第22年,也是沃爾瑪進入哈爾濱市場的第16個年頭。不過在這個7月,這家全球零售巨頭卻在哈宣布,其在冰城最后4家門店19日全部停業。

曾經,沃爾瑪以“天天平價”的經營理念和不一樣的親民管理服務模式,讓哈爾濱人第一次領略了國際化商業消費方式,某種程度也啟蒙著哈爾濱傳統商業向現代“進化”。但十幾年過去,這家帶著光環的明星賣場已與人們的日常生活漸行漸遠。

5家店全部停業,意味著由沃爾瑪在哈開啟的大賣場購物時代黯然終結。與一年前的7月沃爾瑪中山路首店停業,引發出冰城人的懷舊情緒相比,眼下人們對此并未有太大的反應——除了一些市民在最初幾天著急花掉超市購物卡外,更多人似乎已忘了這件事。

事實上,在當下的哈爾濱,新的零售店面和商業品牌每天都在快速涌現,人們的消費選擇隨時被零售新秀分解,一個商超品牌聚起全城號召力的時代早已過去……冰城零售業,已在新消費潮流中走向下一站。

“高大上”光環褪去

主流消費者“移情別戀”

2002年沃爾瑪中山路店開業。當年,作為第一家進駐冰城的全球商超品牌,沃爾瑪超市大賣場使哈爾濱人從嘈雜的菜市場走向寬敞明亮的賣場消費,由此一個嶄新的零售商業時代開啟。

某種程度上說,那個特殊的入場時機,快速成就了沃爾瑪在消費者心中“高大上”的地位。

不久,在以沃爾瑪、家樂福等為代表的國際商超品牌的“刺激”下,哈爾濱主城區大型商超賣場與服務模式開始遍地開花:世紀聯華好又多、樂買、中央紅、家得樂等單體零售品牌,以及新一百、麥凱樂、中央商城、松雷、遠大、卓展等商超為代表的商家,總計數量約達百家。尤其近幾年,以地利生鮮、果婆婆、哈達果品批發、聞氏生鮮等小型果蔬生鮮超市迅速填補哈爾濱社區超市不足的盲點,哈爾濱現代零售商業競爭日漸激烈。

“如果按照一家大型超市的輻射面積是周邊3-5公里范圍計算,從整體數量和布局上看,哈爾濱零售商超處于過飽和狀態,彼此競爭十分激烈。”哈爾濱市商務局流通產業發展處處長閆文柱說,主城區大型超市分布過于集中,再加上近幾年遍布社區的生鮮店、便利店,毫不留情地把消費人群逐漸截留、分流,并消化掉。

正因如此,冰城一些業內人士分析沃爾瑪大賣場退出冰城市場的原因時,認為傳統商超普遍具有三大硬傷:未適應市場變化、產品同質化和服務有短板。

哈爾濱主流消費群體已悄然改變。十多年前的中青年消費群體已經逐漸步入老年,而90后、00后消費群體對大商超并不“感冒”。年輕人不會為了省一元錢在大超市轉一個小時買一瓶汽水,也不會沉迷于眾多商品中舉棋不定,他們更傾向于通過電商配送解決需求,或者光顧家門口的便利店,對于他們來說時間更為寶貴。

產品同質化則是如今消費者舍棄大商超、鐘情小門店的原因之一。一樣包裝的可樂、一樣品牌的面包、酸奶,都可以在小區便利店買到,價格甚至也一樣,消費者光顧大賣場的頻率和消費金額自然會明顯下降。

曾經引以為傲的沃爾瑪式服務也不靈了。當年,沃爾瑪推出90天無憂退換貨服務、免費修改褲腳、免費試用打氣筒針線包等貼心服務,著實讓消費者心里分外踏實。但如今,沃爾瑪這些服務雖然還在,但其他商超也有,沒有了排他性。而且,以沃爾瑪為代表的傳統商超還增加一個短板——賣場工作人員少、結賬時間長等,已成了消費者口中的“槽點”。

更好黏合消費者

傳統零售探索“自救之路”

實際上,沃爾瑪遭遇的問題,中小型零售商也有同樣遭遇。比如,它們有共同的“敵人”——電商。只不過,在風險極大的零售業,中小零售商更容易“掉頭轉向”,想辦法增效止損。

哈爾濱曼哈頓多元集團有限公司行政總監李金銘認為,零售業的重組與整合勢在必行。“重組的目的是提高市場集中度,充分發揮規模效應和協同效應。這個過程中,盡可能地采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模式,來提高零售效率。”

如何讓產品更快速、更經濟地送達消費者,或許是陷入困局的大型商超的“自救之道”。

作為哈爾濱早期的零售批發企業,過去曼哈頓業戶的銷售額可以支撐租金,由于受電商等的沖擊,銷售額逐年下降,這兩年客流明顯下降,業戶基本都在維持經營,許多零售實體向網絡銷售或其他行業轉型。今年5月,曼哈頓集團嘗試開通哈爾濱—北美直航貨運包機做跨境物流,并開通電商平臺做轉型的嘗試。

通過體驗業態為商品業態導流,是很多商家應對電商和新消費趨勢沖擊的手段。

在群力遠大地下一層好百客超市,精品超市區和餐飲區錯落有致,極大滿足了年輕消費者“逛吃逛吃”的消費時尚;在王府井哈爾信超市一側,商家不僅貼心地準備了兒童用購物推車和兒童坐入式購物車,還在超市一角設立了兒童游戲區,免費供孩子娛樂……

在固有號召力不停被新生力量消解的當下,商家們只有保持服務和體驗一直創新,才能更好黏合消費者。

如今擁有44年歷史的日本零售便利店7-Eleven是全球第一零售連鎖店。該品牌每個月固定推出30—50個新品,讓消費者每次來購物都有新鮮感。同時,該店還注意傾聽消費者的反饋,并及時將各種各樣的反饋意見告知生產廠家,建議廠家生產出消費者喜歡的商品。在他們看來,只要不斷開發獨家銷售的差異化商品,才不會被電商打敗。

正基于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傳統商超閉店成風是不爭的事實,但閉店不是超市行業衰退的信號,更多的是一種商業結構和商業模式洗牌的過程。未來,將形成大賣場業態、社區超市、便利店三分天下的格局。

門店“小型化”

轉型瞄準“最后一公里”

沃爾瑪還會回來嗎?可能。對于此次閉店原因,沃爾瑪官方回復為:“進一步優化商業布局。”接下來,其計劃“每年在中國增設30—40家門店,包括大賣場和山姆會員店。”

此前沃爾瑪在2018年度會上公布,2018年將推出新的超市業態、打造科技智能門店,加碼山姆店發展、開發新一代門店。啟用首家自行設計并自營的生鮮配送中心,強化生鮮、升級自有品牌并發力直接進口商品,來更凸顯差異化優勢,加速電商融合、加強人工智能應用、加大對1小時送達服務的投入——以覆蓋更多城市和小區。

“如今的零售進入多業態競爭共存的時代,很難再有一家店一統天下。”閆文柱認為,未來的商業模式會朝著個性化、定制化方向延伸,通過精心遴選出適合目標客群需要的商品,服務更加貼近消費者,能夠在最短的距離實現最便捷的一站式購物需求。

“我們覺得小業態會是未來零售行業增長的爆發點。”李金銘說,隨著城市化發展到一定階段,消費升級潮帶動的居民消費力,將使便利店市場迎來多年來少見的逆勢增長。

事實上,2017年,零售業整體呈現出的傾向和變化是一些小型超市在餐飲化、便利店化。北京市商務委等四部門專門印發《進一步優化連鎖便利店發展環境的工作方案》,到2020年,北京連鎖便利店實現中心城區社區全覆蓋,24小時便利店占比達到50%以上。

在中國,沃爾瑪、家樂福等大型超市代表企業都在嘗試縮小門店面積,提高線上業務的全面轉型。

今年3月,沃爾瑪在深圳開出首家智慧門店“惠選”超市,定位生鮮、熟食、半成品,線下接入小程序,線上打通到家服務通道,試運營當天線上訂單超過1000單。家樂福則選擇與騰訊微信合作智慧零售旗艦店在上海開業,面積僅為傳統門店的一半,通過接入掃碼支付、大數據營銷、送貨到家業務等“新零售工具”,更快速響應市場變化,爭取實現3公里內1小時配送到家。

向新零售轉型,是零售商家們的共同方向。7月初,京東集團就在哈開業“京東X無人超市”等相關事宜與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溝通,這是京東繼在北京、天津、煙臺、大連等十余個城市開店后,首次布局中國最北端的中心城市。

可以預見,未來將有更多新型零售業態出現,來占據哈爾濱多樣化零售市場里的空白。

              (來源:哈爾濱日報 萬佳)


500彩票网股票